秋石客:毛泽东开动三分方法论的革命
2017-06-06 08:09:47
  • 0
  • 7
  • 15

毛主席促成方法论的革命

秋石客

人类认认世界和改变世界的方法论是不断革命的。从一分法升级为二分法是方法论的革命,从二分法到三分法也是方法论的革命。纵观毛泽东的一生,他一直反对左右倾机会主义,始终站在正确立场,始终能运用二分法也运用三分思想方法。无论在毛泽东领导的那一个历史阶段,始终重视争取中间力量,始终坚持统战的致胜法宝,都与三分法思想有关。

毛泽东对人对事,多次运用三分法,反对全盘肯定和全盘否定二元思维,总是做出实事求是的评估,和非红即白一类二元思维划清了界线。

毛泽东经常讲,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一万年以后也是这样。毛泽东的三分法理论和实践是光照千秋万代的,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分子,作为一个真正的左派,有什么理由死抱着的二分法不放而恐惧三分法呢?令人费解。

一、一九二七年中共思想方法的升华

早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由于弱小,不足以独立完成反帝反封建历史任务。一九二七年大革命,面临着同国民党是否合作问题。如果按照两分法,自然只有合作与不合作问题,不存在半合作半不合作的三分法问题。结果是,绝大多数人依据两分法思维讨论合与不合的问题,最后在共产国际支持下,合作的意见占了上风,从此陈独秀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一心把工作扑在合作上,根本不能运用三分法,考虑既合作(独立自主的有条件合作)又不合作(同国民党右派进行斗争)的复杂政策问题,真心实意拥护国民党,最终由于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导致了第一次国共合作和大革命的失败。当然,大革命失败的因素还有很多,如经验不足,再如受阶段论和生产力论教条的影响,搞二次革命论,共产国际的瞎指挥等。但不能不指出,如果陈独秀当时懂得三分思想方法,采取半合作(保持独立自主性)和半不合作(保持斗争性)的中间理论指导大革命的话,就不会导致失败?

一九二七年,著名的中共“八七会议”召开,清算了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但是,八七会议同样没解决正确的思想方法问题,在左右二元思维指导下行事,从右倾机会主义变成左倾机会主义。先是瞿秋白,接着是李立三、王明,都从本本主义出发,学习俄国十月革命经验,大规模举行暴动后,攻打大城市,导致了暴动的失败。

秋收起义攻打长沙失利后,毛泽东同志审时度势,放弃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二元思维教条,而用三分思想方法把目光投向农村,投向中间地带。依据毛泽东独到的多元阶级分析方法,提出没有贫农变没有革命的著名论断,突破了马克思对农民是落后和反动阶级的思想束缚,把队伍带到井冈山,以农村为根据地,发动农民革命,冲破了马列教条,走上了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正确革命道路,不断使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

但王明一伙却诬蔑毛泽东不懂马列主义,走的是富农路线,嘲笑山沟里出不了马列主义。他们在上海混不下去后,跑到井冈山夺了毛泽东的领导权,把好端端的根椐地搞得乌烟瘴气。王明一伙根本不对国民党内部进行分析,以非我即敌的二元思维看待问题,对国民党二十九路军的起义不加利用,坐失良机,搞寸土必争、两个拳头打人的一套,致使中央苏区的丧失,被迫进行二万五干里长征,几乎毁了中国革命。

长征途中,在中共及其军队陷入灭顶之灾情况下,才被迫召开伟大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毛泽东受命于危难之中,忽东忽东西,搞得蒋介石昏头转向,限于被动,毛泽东四渡赤水出奇兵,飞夺泸定桥,巧渡金沙江,翻越雪山,走过草地,胜利到达陕北。

二、毛主席抗日战争时期的三分法运用

长征胜利后,在民族危机日甚一日情况下,国民党内部矛盾激化,蒋介石先安内后攘外战略不得人心,张学良、扬虎城爱国将领发动西安事变,活捉蒋介石,逼蒋抗日。在如何对待蒋介石问题上,也存在二元思维和三元思维的问题,如用二元思维考虑问题,就是放与杀的选择,而用三元思维就自然出现有条件的放蒋问题,这个条件就是蒋介石必须答应抗日。西安事变,在国际美苏压力下,在国内毛泽东领导的中共正确方针指导下,西安事变得到和平解决,为国共第二次合作奠定了基础。

在如何对待国共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上,毛泽东运用三分法,避免拒不合作与一切通过经一战线的左右二元思维,运用三分法概念,提出了独立自主有条件合作的正确方针,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和中共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抗日战争初期,在主流速亡论和速胜论二元思维声浪中,毛泽东又运用三分法提出了与速胜论和速亡论之外的非速胜和速亡的持久战胜利思想,正确指导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在对日战略阶段的判断中,毛泽东又运用三分法,指出中国的抗日战争必然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事实充分证明了毛泽东战略判断的无比英明。

在如何判断抗日态势问题上,事实证明全面抗战和投降二元思维也是不全面的,还有个片面抗战问题,运用三分思维,自然会得出全面抗战、片面抗战和投降的正确思路。

在抗日根据地政权建设中,毛泽东提出了三三制原则,也体现了三分法思想。

在抗日战争中,毛泽东提出了减租减息的方针,不同于打土豪分田地和维护不减租减息的二分思维方法,实际上是三分法的思路。

三、毛主席用三分法指挥解放战争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蒋介石多次邀请毛泽东去重庆共商国事,对去还是不去的问题上,同样存在着思想方法的分歧。二元思维必然导致不去谈判与国民党争天下和去谈判构建和平民主新阶段两个思路。毛泽东运用三分法,抛开二元见解,坚持参加重庆谈判,采取有让步又有斗争,希望和平但准备战争的正确方略。

在解放战争中,毛泽东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弃非进攻和即防守二元思维,采取攻守兼备战略战术,很快就打败了不可一世的蒋介石,创立了新中国。

对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毛泽东运用三分法指出这次跃进的前途。毛泽东认为,解放军挺进中原无非三种可能,一是站稳了脚跟,建立了巩固根据地,二是站不住脚就被打回黄河以北;三是相持一段时间再退回来。事实证明,对挺进大别山而言,无论怎样,都逃不过毛泽东的谋略,证明了三分法的威力。

全国解放胜利在望,毛泽东对立国大计,放弃非资本主义即社会主义的二元思维,先后著《论联合政府》、《新民主主义论》雄文,制定《共同纲领》,开辟一条新民主主义的道路,雄辩证明了中间道路的存在。

四、建国后毛主席是如何运用三分法的

新中国成立后,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毛泽东放弃非胜即败的二元思维,同意同美国谈判,取得抗美援朝的基本胜利,体现了三分法思想。

一九五六年后,中国开始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在中国走什么道路问题上,毛泽东又一次放弃非西方资本主义即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发表《论十大关系》等重要文章,发动文化革命,目的就是要寻找正确的人民群众大民主的社会主义新道路,体现了三分法思维。

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对彭德怀的处理方式,毛泽东反对重用和彻底打倒二元思维,采取处理又给出路的正确方针,彭德怀被撤销政府和军队的行政职务,保留了党籍和政治局委员职务,体现了三分法思想。

五、文革中毛主席如何用三分法

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也渗漏了毛泽东三分法的运用。

成立新的政权革命委员时,对权力结构问题,毛泽东最终采取老中青三结合的形式,也是放弃二分法运用三分法的例子。

在干部政策上,毛泽东认为干部队伍分好的、比较好的和差的,反对镇压群众保护干部,也反对打倒一切,都反映了非二元思维和运用三分法。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毛泽东最早放弃美苏两个阵营二元思维,在新中国面临南北夹击的险恶环境下,联美抗苏,成功制造了中美苏大三角,摆脱了不利局面,争得了主动权,是运用三分法的杰作。

在新中国的外交方略中,毛泽东放弃二元思维,提出了著名的三个世界论断,把美苏两国划为第一世界,加以孤立;对欧洲等发达国家划为第二世界,加以争取和团结:对广大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划为第三世界,加以团结和依靠,绘制了中国主导世界的宏伟蓝图,这也是毛泽东运用三分法的伟大杰作。

在毛泽东逝世前夕,在党内右派势力强大,左派力量较弱的情况下,毛泽东安排了争取中间派非左非右的中左联合掌权的后事,也是运用三分法的理想结果。后来,由于华国锋的利欲熏心,背叛了左派,导致右派全面复辟,那是一种偶然,并不能证明三分法的错误。

等等。

六、真理在中间

方法论也是哲学范畴,从一分法到二分法,从二分法到三分法,都是方法论,人们在逐步找到正确的思想方法,而三分法更容易找到真理。

毛主席代表正确路线,就是反对左和右的片面性,整体看问题。易经的阴阳调合,孔夫子的中庸,都力求找出事物的正确点。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与民族殖民地问题》中也讲:“真理在‘中间’,在右和左之间。”这个论断是极其深刻的三分法见解,真理只有一个,处在中间位置,左、右两边都是错误的。

理论是为实践服务,秋石客明确提倡三分法,目地是开阔人们的思路,更好地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反对三分法的人,只能证明其知识结构固化,并不能掩盖方法论的革命。

2017.6.6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